当前位置:首页 > 俄罗斯新闻 > 俄罗斯军事

美俄花式变脸,埃尔多安还能继续战争吗?(组图)

来源:风向 俄罗斯中文网
字号 T|T|T
时间:2019-10-16

  

  14日,叙利亚北部边境曼比季附近,土耳其士兵和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武装。图源:纽约时报

  土耳其再次出兵叙利亚,国际媒体纷纷评论说这将改变中东格局,长远怎么样后面再讨论,目前最直接的变化已经显现:

  美国从最开始撤军配合土耳其变成了发动了一轮制裁,并且威胁还可以有更猛的。考虑到美国一般是拿着制裁修理自己看不顺眼的国家,这次对着一个北约盟国使劲,不免让人觉得滑稽。

  

  当地时间14日下午,特朗普宣布对土耳其政府两个部门及三名政府高级官员实施制裁和禁令。美方认为土耳其政府的行动正在危及无辜平民,破坏该地区稳定,包括破坏针对IS的行动。

  俄罗斯则从最开始呼吁谨慎到这两天明显开始防备,驻叙利亚的俄军已经开始出现在政府军控制区和土军活动区域之间了。只有巴沙尔突然发现去年以来原本不断闹摩擦的库尔德武装立即倒向了自己,他有可能某种程度的重新控制原本不在手中的三分之一国土。

  

  10月15日,在土军和叙军之间巡逻的俄军。图源:华盛顿邮报

  土耳其出兵叙利亚几天来,土军和库尔德武装发生的战斗规模其实还比不上去年年初的阿夫林之战。但是,土军行动的目标则可能远超于此。根据埃尔多安的表态,土耳其将致力于建立一个沿着土叙边界幼发拉底河以东大约200公里的地段,宽度为30公里的“安全区”。

  

  10月14日各方实控数据,土耳其要占领的就是斜线区域。图中蓝色为叙利亚政府军控制区、红色为叙反对派控制区,黄色为土耳其控制区,绿色为库尔德控制区。图源:纽约时报

  这可能是埃尔多安在俄罗斯介入叙利亚战争之后最想得到的效果了。

  为什么土耳其一年前不敢打?

  早在去年此时,埃尔多安就已经多次表示土军将进行这样一次行动。但是很显然,在当时的气氛下,他做不到。

  首先当时的ISIS还没有彻底覆灭,美国已经选定以库尔德武装为主的“叙利亚民主联军”作为自己在叙利亚的代理人,当然不会在这个时间轻易放弃。

  尤其是坚定认为美国保持在叙利亚军事存在的时任国防部长马蒂斯仍然在位,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博尔顿更是坚持“美国要撤军也是在伊朗撤军之后”,所以说尽管特朗普已经明显对叙利亚漠不关心,可是不管是从“体制内”的意见还是从“反恐”带来的政治效应,都是他不敢轻易抽身而退的。

  

  去年12月,特朗普宣布要美军撤出叙利亚,次日防长马蒂斯辞职。

  即便是已经热度不断上升的土俄关系中,普京对于埃尔多安能够让步到什么程度,其实也是一个未知数,尽管土军在发动“橄榄枝行动”的时候,俄军一如今天美军所为——立即从阿夫林周围撤走。

  俄罗斯确实一直在呼吁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而且反对巴沙尔的“重新武力统一”,但是显而易见俄罗斯的“政治解决”必然是要以巴沙尔为主导的重新统一,只是在权力版图分配上愿意向其他方面拿出来弹性。

  

  2018年10月,俄土法德首脑会晤,商讨叙利亚和平进程。

  土俄之间其实更多的是互相利用关系,而不是盟友关系。土耳其出兵叙利亚势必会加大他及其支持的“自由军”一派在未来叙利亚的发言权。所以说,土耳其针对库尔德人下手,对俄罗斯也是“双刃剑”,能挤压美国代理人库尔德武装的空间削弱其话语权,同时也让俄罗斯支持的巴沙尔在未来可能让渡更多权利给自由军派系。毫无疑问,埃尔多安出兵的行为是使得事情复杂化的行为。

  正是因为美俄存着博弈心思,所以“橄榄枝行动”开始的时候,虽然没人给埃尔多安叫好,但是美俄双方都不约而同的采取了默许的态度,但是不断地告诫埃尔多安不要过分,显然是既希望他领了自己的人情,又担心他胃口太大让自己达不到既定目标。

  在行动上,美俄也是这么做的,美国继续给幼发拉底河东岸的库尔德武装武器援助,俄罗斯则继续配合巴沙尔在大马士革周边猛攻“自由军”的各个据点,同时默许巴沙尔政府军给库尔德武装过境调兵让路。

  但是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不仅叙利亚局势本身发生变化,叙利亚战争相关各方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这就给了埃尔多安一个新的机会。

  为什么土耳其本月开打?

  反对特朗普从叙利亚抽身的马蒂斯和博尔顿相继离去,现在的美国政府内部已经听不到反对特朗普这么做的声音了。

  原本特朗普也可以不介意国会说什么,毕竟到目前为止国会里的民主党一直都在给他添堵,同为共和党的议员们也许不满,但是只要特朗普能省下军费拉高民意,他们也不敢过分。

  

  美军离开叙利亚。图源PBS

  于是乎在土耳其发动军事行动前一段时间,国际媒体就已经有风声,美国和土耳其已经达成妥协,美军会接受土军进入库尔德控制的幼发拉底河东岸5公里左右。然后特朗普在土耳其宣布发动进攻的同时也撤走了土叙边界的美军。

  至于俄罗斯方面,这一年多来,虽然看着又是有S400导弹交易又是不断地各种官员互访,但是在战场上俄罗斯不断挤压土耳其支持的自由军,先是拿下大马士革周边的东古塔,又借此将大批明摆着的极端武装驱赶进了伊德利卜,让他们跟自由军互相撕咬,然后借着这个继续猛攻。

  

  2017年叙利亚形势图。东古塔(Eastern Ghouta)紧邻大马士革

  根据目前形势来看,即便俄军不直接支持巴沙尔政府军去最后拿下这几块地盘,只要肃清了那些极端武装,孤立的几个自由军据点也不足为害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想维持土俄关系的热度,俄罗斯必须从别的地方让渡一点利益给土耳其。

  那么土耳其本月去打库尔德武装,很显然美俄都是某种程度上可以接受的,对于俄罗斯来说甚至算是有好处的。毕竟库尔德人现在是站在美国那边的,非但他的损失算不到自己一方的账上来,反而可能还会逼着库尔德人像阿夫林之战中期一样,主动向巴沙尔靠拢。这无疑是有利于俄方主张尽早“政治解决”的。要的价码越低,越容易成交,对么?

  

  2018年阿夫林之战。土耳其大举进攻当地库尔德武装,库尔德方面向阿萨德靠拢。

  其实如果埃尔多安真的只是停在5公里左右,事情不会复杂化。毕竟美俄都可以拿着“阿达纳”协议说事给自己下台阶。

  想当年土耳其和叙利亚关系最好的那段时间,叙利亚认可了土军可以跨越边界5公里去“反恐”。那么土军的行动再难看,也算是有国际法理由,就是巴沙尔也不好有太多的反对理由。

  

  1998年,叙土就库尔德工人党问题签署《阿达纳协议》,两国关系随后好转。今年初,普京和埃尔多安重申这一协议的效力。

  为什么土耳其军事行动招致众怒?

  但是土耳其的态度却从最开始说5公里变成了,还要9公里“隔离区”,现在则成了30公里,并且还表示将会向这里遣返停留在土耳其的数百万叙利亚难民。

  加上现在已经被土耳其牢固控制的阿夫林北部地区,这样一来必然等于埃尔多安构筑了一个沿着土叙边界、完全是亲土耳其逊尼派控制的、几千平方公里人口数百万而且直接掌握着宝贵的幼发拉底河水资源的地带。

  

  图片来自中国国家地理。

  考虑到去年土军占领阿夫林之后,虽然名义上这里交给了“自由军”系统去管理,但是实际上土耳其不但继续进行军事占领,而且直接插手当地民政事务,甚至在学校教育方面都开始推行土耳其化。

  那么这就有问题了。

  在美国看来,埃尔多安基本上算是把库尔德人控制的核心地段都抢走了就剩下点沙漠,就算他不越过30公里线,剩下的库尔德人也无法自立势必倒向巴沙尔,无异于将自己扫地出门了。

  虽然,特朗普一直主张中东盟国可以加大军购维持自己的“安全”,但是那边也门内战似乎说明这么做风险很大。因此特朗普也许对此不关心,可是对于美国政坛的建制派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来说,都是无法忍受的。在他们看来,丢掉叙利亚让俄罗斯和伊朗赢了这一局,可能会让自己的中东格局出现崩溃危险。

  

  在也门,美式装备的沙特联军实在打不过胡塞武装

  石油对于美国到底重要不重要现在争论很多,但是对于美国的欧洲盟国乃至亚洲的几个盟国来说肯定重要,就算美国页岩油产量再上一个台阶,想喂饱这些盟友也是做不到的。经济命脉受制于人的盟友们到时候会怎么样?请参看欧盟在伊朗问题上的态度。

  

  欧盟和美国对伊朗态度有明显分歧。欧盟方面6月28日发表声明称,旨在规避美国对伊朗制裁的贸易结算支付机制已经“投入运行”。

  所以如果中东真的成了美国霸权体系松动的第一块砖,那么必然牵连到大西洋两岸国家的态度。这就更让美国政坛建制派忍不了了。

  恰好,现在民主党发动的“弹劾”来了。特朗普不管在调查阶段怎么博弈,他现在的底气必须是依靠最少34名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也因此,参议院的共和党要人格雷厄姆之类表达反对意见之后,特朗普必须回头去警告埃尔多安不要“过分”了,制裁就这么来了。

  

  昔日支持者格雷厄姆表示,特朗普抛弃库尔德人简直无耻。图源Yahoo

  至于今天特朗普说的美军不会从坦夫基地撤走,也许算是糊弄下国内反对的声音,其真实目的已经不在于未来继续插手叙利亚局势,而是防范伊朗在叙利亚南部威胁以色列了。

  

  美军坦夫基地位于叙利亚南部

  当然了,对于俄罗斯来说,如果埃尔多安成功,那么虽然未来库尔德人问题解决,但是土耳其方面必然要价更高,会让巴沙尔面对的局势更棘手,这对于自己早日放下叙利亚包袱也不是很有利的。

  美俄变脸后,埃尔多安还能打多久?

  值得一提的是,库尔德人的政治智慧还算过关。

  尽管当年也揭竿而起参加反对派,前段时期又在美国的支持下跟政府军闹摩擦,但是他们懂得目前的世界形势下,贸然独立建国肯定是不对的,所以一直努力淡化自己控制区内的库尔德属性。

  

  叙利亚民主联军SDF

  将自己的武装从YPG(人民保护部队)吸收部分逊尼派地方武装扩建为SDF(叙利亚民主联军),并且宣布罗贾瓦地区(幼发拉底河以东库尔德控制区)是一个各族的“民主联邦”。

  更重要的是他们从来没有直接说出来“分裂叙利亚独立”这种话,这就给今天自己留下了退路。当然他们手里关押的万余名ISIS罪犯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张“牌”。

  

  一名SDF成员在关押IS家属的营地。自从土耳其发起进攻,SDF宣布IS罪犯不再是他们的责任。图源Newsweek

  埃尔多安距离自己的目标真的不远了,似乎不过是25公里而已。

  但是他手中的牌其实不多,土耳其虚弱的经济能不能长期负担军费开支且不说,美国的制裁后果真的是不可预料的。

  另外,库尔德武装如果吃下巴沙尔政府的定心丸转入拼死抵抗状态,土军的损失将会很可观,这对于埃尔多安来说意味着不小的国内政治成本

  俄罗斯现在虽然没有改变默许态度,可是如果埃尔多安日后想凭此加价,俄罗斯是不会高兴的,日后俄罗斯对于土耳其的防备肯定会更加严密。

  即便是巴沙尔政府军现在真的无能为力,天长日久叙利亚如果逐渐复兴,到了那时候他会发现自己的敌人越来越多,而且仇恨越来越深。

  

  10月14日,阿萨德与库尔德武装达成协议,政府军进入北部Tel Tamer。图源:纽约时报

  为今之计,他也只能拿着难民问题去吓唬欧洲国家了。除此之外,只有适可而止,不超过俄罗斯和美国的容忍度才能让他过了这一关。

  回顾叙利亚的战局和土耳其的作为,我们不得不感叹,奥斯曼帝国真的已经远去了。埃尔多安的梦想最好适可而止,不然他所追求的东西和他之间必然有一道深渊,而这道深渊正在越来越近。

俄罗斯中文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的资讯,版权均属于俄罗斯中文网,转载请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

    2、凡本网未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 的所有资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俄罗斯中文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3、俄罗斯中文网(eluosi.net)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因作品内容、图片以及其它可能涉及版权的问题需本站删除或者更新作者的,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发送邮件到admin#eluosi.net(@)